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我的丈母娘

如果不是偶然在家里装的那个摄像头,也许我永远不知道我端庄的丈母娘,其实也是一个荡妇。
 
  说实话,因为自己经常出差,而老婆比较漂亮,多少让我有些不放心。总是害怕有一天,她也给我带顶绿帽子。于是偷偷地趁家里没有人,悄悄地在客厅和卧室里面都装了一个袖珍的摄像头,然后把摄像头和自己的笔记本连起来。
  没有看到老婆出轨,却意外看到了我丈母娘的一出出活春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对我来说,不知道算是应该高兴还是郁闷。
 
  那天,从客户那里回来,闲着没有事情,想看看周末老婆在家里干嘛,于是打开了电脑上面的视频监控。
 
  卧室里,空无一人。调到客厅,猛然看到客厅的沙发上,一个女人弯着腰趴在沙发上,裸露的身体,乳罩松松地垂在手腕上,内裤和丝袜已经剥落到了腿弯,身后一个强壮的男人,同样裸露的身体在用力地向前顶着,看身体相连处,很显然,那粗壮的鸡巴正奋力地在顶着前面的女人。
 
  电脑里面隐约地传来女人低沉地呻吟声。因为女人的头低着,虽然挽着的发髫并没有因为身后猛烈的撞击而松下来,但是看不着脸,所以也无法确定那个女人到底是我老婆还是丈母娘。
 
  很气愤,说实话,不管是我老婆还是丈母娘。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而且在自家的客厅里干着自家家的女人,换着是谁也没有办法淡定。
 
  拿起电话,就拨通了老婆的电话:「喂,你现在在哪里?」我的声音有些高,抑制不住的愤怒。
 
  「你忘了,今天丽丽过生日,我现在在ktv和她们唱歌啊!」老婆显然有些不悦。妈的,一愤怒就忘了这茬了。其实早两天和老婆煲电话的时候,她就和我说了,周末丽丽过生日,她们几个死党都会一起聚餐唱歌。而且视频里的女人似乎也根本没有听到电话声,鲜活的春宫戏在继续上演着。
 
  还好,不是老婆。我松了一口气。「没事,查查岗,呵呵!」因为不是老婆,说到底,也就没有那么紧张了。胡乱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继续看着视频。
  不是老婆,那就没有别人了,画面里面的女人,百分百是丈母娘无疑了。
  真是没有想到,已经年届五十的丈母娘,居然还这么淫荡,居然把情夫带到家里来搞,而且在沙发上就干了起来,也不怕我老婆突然回来撞见。
 
  说起我的丈母娘,还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自从老丈人前年去世,丈母娘一个人住,老婆就和我商量,反正打算这两年要孩子,丈母娘一个人住也不方便,就把丈母娘接到我们家一起住。
 
  丈母娘是典型的那种南方女子,身材不是很高,但是身材却比较匀称,因为当老师的缘故,没有下过什么力气,保养得也比较好。如果光从背影上看,和老婆不分上下。结婚的时候,死党强子就看着丈母娘调侃我,你这家伙,是不是买一送一啊,以后有得你辛苦的时候。
 
  我也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能把丈母娘弄上床,来个母女双收。当然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幻想而已,毕竟这个东西已经超越了道德的底线,而且要是让老婆知道了,肯定得拿着刀子追着我砍。所以一起住的这两年,我都是规规矩矩地,尽着一个女婿的责任。
 
  不想你不惦记了,别人倒捷足先登,已经把丈母娘压在身下干了起来。画面中的两个人还在火热朝天地干着。男人把丈母娘的一条腿扶了起来,左手拉着丈母娘的左手,又开始大开大合地干了起来。
 
  从来没有注意过,丈母娘居然还有这么好的韧性,刚刚双手扶着沙发被男人从后面干了十多分钟,现在又单腿站在地上,让男人干着。记忆中,好像老婆都不曾这么好的韧性,要是换做老婆,估计早就干趴下来了。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视频,看着丈母娘和这个男人,变换这姿势,一会儿男人把丈母娘放在沙发上。因为是白天,视频比较清晰,就这么一分开的一会,发现丈母娘的阴毛居然这么浓密,也难怪,很多狼友都说,阴毛浓密的女人,性欲也比较旺盛。
 
  早他妈知道,丈母娘这么有需求,就下点功夫,好歹他妈的也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看丈母娘的小屄,男人就把丈母娘的两条腿举了起来,扛在肩上,又趴了上去。鸡巴直接捅进了丈母娘浓密的阴毛下面。
 
  丈母娘闭着双眼,似乎很满足身上男人的勇猛。也难挂,老话说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岁的丈母娘估计比虎狼更甚。看这架势,都带到家里来淫乱了。没准老丈人去世的这两年,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帮我死去的老丈人在行夫君之道呢!
 
  妈的,既然想他们要,怎么就不便宜我呢?说不出口给点暗示也行啊!愤愤然,突然有了个主意。于是把视频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吃不了头锅饭,好歹也要把饭留在锅里。回头老子回去,就办了你。
 
  男人果然是狠角色,换了好几个姿势,硬生生把我瘦小的丈母娘压在身下,干了半个多小时才射。松开的一瞬间,我看见丈母娘小屄里流出来白色的精液,操,还他妈不戴套的内射,真他妈敢玩!
 
  关掉视频,小弟弟硬的不行,想想跟自己呆了两年的丈母娘,光着身子被自己压在身下干着,小弟弟怒射而出。
 
  2、
 
  因为发现了丈母娘的私情,每天又有了新的期待。时不时就打开视频看看,既想看到丈母娘的活春宫,又不想丈母娘真的又被人脱光了干。就这么期待着又害怕着,合同一谈好,立马买了当天的机票飞了回去。
 
  一开门,果然是丈母娘。淡妆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紧张,很显然,她并不知道,她光着身子被人干的样子我其实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淡绿色的连衣裙,搭着一件淡粉色的小棉质披肩,今天还穿了肉色的丝袜,看样子要出去。
 
  「回来啦!」丈母娘似乎有些很惊奇。
 
  「要出去啊,妈?」我并没有直接回答。
 
  「哦哦,刚准备出去买点菜。」丈母娘急急地回答。
 
  骗谁呢,买菜你打扮得这么隆重,不是准备出去会情郎,让人满足你的小屄吧!我心里嘀咕着。
 
  「恩,那等会再去吧。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弄饭去。」丈母娘又转了回来。似乎害怕我跟着出去似的。
 
  说实话,真有些饿了,国内飞机上的饭太他妈难吃了。看着丈母娘换了鞋慢慢地走进了厨房。我扔了行李,转身进了浴室。回家真他妈好,洗洗吃饭,好好地犒劳自己,睡个大觉。
 
  打开龙头,莲蓬头里的热水直流而下,突然想起视频里,丈母娘小屄里流出来的浓精。一睁眼,浴室里衣架上,居然挂着丈母娘的内衣和短裤。还滴着水,看样子刚刚洗。妈的,不会是在家自己解决,然后再洗的吧,我有些猥琐地想着。
 
  不由自主地把丈母娘的乳罩拿了过来,这是一件黑色蕾丝边的乳罩,看罩杯,应该是36B的样子。平时也不怎么注意这个,现在看来,丈母娘还是有点本钱的嘛!把乳罩裹在小弟弟上面,丝织物柔软的特质摩擦着小弟弟,幻想着丈母娘含着自己的小弟弟,淫荡地吞吐着。小弟弟立马来了个敬礼。
 
  随手又把黑色的小内裤取了过来,内裤上面似乎还能看到丈母娘的淫液痕迹,脑海里浮现出丈母娘淫荡地呻吟声。我闻着内裤,乳罩还在摩挲着小弟弟。
  「吃饭啦!」丈母娘的声音打醒了我的意淫。
 
  快速地磨蹭了几下,一股浓精射在丈母娘的乳罩上。仿佛射在丈母娘白嫩的乳房上,十分惬意。还在思索着要不要今天就告诉丈母娘视频的事情,然后当场把她办了。似乎时机不太成熟,但是如果不把丈母娘办了,似乎她待会就要出去送给那个男人干了。
 
  到底干还是不干,这是个问题。摇了摇头,把丈母娘的内衣洗干净,然后从浴室里出来了。
 
  3、
 
  「老公,你有没有发现妈现在有些不正常啊?」老婆靠在我胸口,手指在我的胸前摩挲着。白色的小吊带衫,里面内容丰富得都要让人看着就流鼻血。
  「有什么不正常?」我故意让老婆说。心想,老子早就知道你妈不正常了,而且不正常得都在家里大白天地「偷汉子」了。身子不光被人干不说,还让老子白白损失了不少精子。
 
  「今天帮妈收拾房间,发现妈房间里面有些东西。」老婆一说完脸就红了起来。
 
  「哦?情趣内衣啊还是按摩棒啊,呵呵!」我调侃着老婆。
 
  「你怎么知道的?」老婆一脸诧异地看着我。「你看见啦?」
 
  「啊?还真是啊。不会吧,我胡乱猜的。」看着老婆合不上的嘴,我赶紧澄清,这小丫头片子,不会以为我和她老妈已经行夫妻之道了吧!「也正常啊!」我撇撇嘴说道。「你不还每次一等我回来就让我交公粮吗?你说你妈正当虎狼之年,也没有个男人给定期交公粮,找点东西解决也正常啊,呵呵。回头我不在家,你正好拿过来也解决一下实际问题嘛,呵呵!」
 
  「去去!」老婆一把捏住我的命根子掐了一把。「哎,我还真没有想好,要是我妈又给我找个后爸。」
 
  「要不我就吃点亏算了,呵呵!」我坏坏地调侃起老婆来。
 
  「行啊,只要我妈同意,反正我没有意见,肉还烂在锅里,呵呵。省得你每天晚上折腾得我睡不好。」老婆嗔着小嘴半开玩笑地说道。
 
  「你就煮熟的鸭子——嘴硬吧,要是我真的和你妈怎么了,你还不得把我剁了啊!」
 
  「切,我才懒得管呢。我就管现在,你得给我交公粮。」老婆噌地爬了起来,趴在我腿间,慢慢地吻了起来。
 
  脑子里突然想起丈母娘,仿佛下身趴着在口交的就是丈母娘,小弟弟硬的不行了。一翻身,把老婆压在身下,也不管那么多,扒开粉色的小内裤,直接就把小弟弟插了进去。老婆的体质比较敏感,小屄里面已经比较湿润了,粗壮的鸡巴滑溜地就顶了进去。